新能源汽车召回问题,应该怎么看?

2021-04-08

近日,国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缺失产品管理中心公布了6起召回公告,牵涉到北新能源、英菲尼迪、Jeep、极星、沃尔沃和起亚6个品牌的总计40219辆将被解任,其中必须解任的纯电动新能源超过33000辆。这一高占比,无疑进一步加剧了消费者对新能源可靠性的质疑,同时不禁让人误解,新能源明明都还没有开始大买,怎么解任就这么严重了?

召回原因主要集中在电池方面

首先,我们来想到这6起召回情况。其实在这6个品牌的解任中,北新能源就已经占据了79.47%的比例。北新能源常州有限公司、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北(广州)有限公司,决定自2021年3月24日起,解任总计31963辆2016年11月1日至2018年12月21日生产的EX360和EU400显电动。

解任原因为辆动力电池系统的一致性差异,在高温环境下长期连续频繁慢充,可能导致个别单体电池电芯性能劣化,极端情况下引发偶发失效,引起动力电池发生爆炸风险,存在安全隐患。因此,公司将对召回范围内的辆动力电池展开免费检测、修理、必要时更换模组或电池包,并升级控制策略软件,以消除安全隐患。

中国消费者协会也回应,2020年消费者对新能源的投诉主要集中在四点:一是续航里程「折扣」,特别是气温较低时,电池电量下降太快,电池速度与宣传相符。二是电池质量问题引人注目,电池故障、电池故障较少见。三是变速箱异响、顿挫、动力消失等问题较多。四是售后服务水平不低,电池故障等问题多次修理不能彻底解决。可以显现出,电动一旦出现问题,大部分原因都集中于在电池这个核心板块上。

企与电池厂商牵头召回或成趋势

北新能源的问题电池是由孚能科技提供的,所以孚能科技将参予本次召回计划,在因应北新能源对解任辆展开相关检测及修理等工作的同时,也将分担涉及召回费用,总计3000万-5000万元。这也是国内首例具体公布电池解任费用以及权责界限的召回计划。

其实这种因电池原因而造成的大量召回,在国际上有数不少案列。以最近韩国现代为事例。现代在今年2月宣布全球召回8.2万辆电动以替换电池系统。据韩媒最新报道,此次解任估计斥资高达1.4万亿韩元(约80亿元人民币),而面临高额开支,现代和LG化学已同意以3:7的比例分摊召回8.2万辆电动用作替换电池的费用。其中,LG化学将承担成本约56亿元人民币,这两个数字多达了很多中国上市企业一年的净利润。

但此前LG是拒不承认自己的产品有问题的,其指出并没直接证据证明辆起火和电池有关,并回应燃烧事件主要是因为现代的BMS未正确应用。而对于动力电池的责任区分,企和供应商间的争议也是一直是存在的。

出现这类情况,一方面是因为动力电池本身技术上的问题还必须时间攻下;再加上目前电动出现问题后原因和责任界定并不具体,追责很困难,因为除了电池生产厂商,上游供应链的材料质量,还包括企的加装合规性,全部都影响着电池安全及电池的稳定性;另一方面是因为召回成本实在太大了,进而造成企业召回意愿也不强。但这些问题终归是要解决问题的,毕竟消费者并不是「小白鼠」,试错过程怎么可以放到消费者使用环节来已完成?

所以近期,工信部、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回应,将采行技术、管理等多类措施,加强新能源质量监管。虽然对于究竟不会采取哪些措施,监管力度如何,能否达到理想效果,我们还不得而知,但至少在政府部门的督促下,企的解任意识也会有所强化,对电池生产厂商、上游供应商等都会有一个约束和警告作用,这样也不利于构成一个好的市场供需环境。

在动力电池技术方面,多企业也将焦点放到了电池安全性上。这两年比亚迪、宁德时代、孚能科技、欣旺达、广埃安等多企业均公布了堪称「不发生爆炸」的电池。其中,比亚迪发布刀片电池声称将把自燃从新能源的字典里彻底抹掉;宁德时代对外宣布已经开发出「永不发生爆炸」的NCM811三元锂电池;广埃安的弹夹电池则旗号「首次构建三元锂电池整包针刺不发生爆炸」的口号。对于这一类夸张宣传,业内争议还是比较大的,但是总的来看,电池技术确实一直在进步。

新能源是「碰石头过河」

再回到最初的问题,新能源的解任占到比真的很高吗?这一情况正常吗?根据3月15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2020年全国和消费品召回情况的通告表明,2020年全年,我国共实施解任199次,涉及辆678.2万辆,召回次数比上年增加10.8%,但召回数量减少3.9%。其中,新能源召回45次,涉及辆35.7万辆,占全年解任总数量的5.3%,因三电系统缺陷召回11.2万辆,占新能源解任总数量的31.3%。

看到这一系列数据,有可能有人会简单的拿全年解任数据去与全年销量数据展开占到比推算出,然后找到新能源召回占比远比传统燃油高,但其实这个算法是没有实际意义的。荐个简单的例子,2020年广本田有限公司、东风本田有限公司因燃油泵制造问题,于5月和12月先后两次召回多个型共计186.3万辆,成为2020年因同一类型缺失解任数量最多的事件。

此外,丰田、雷克萨斯、广三菱、长安马自达等也进行了解任,原因是燃油泵隐患有可能造成辆中途过热。不过,这并不意味著上述品牌本身不有一点信赖,所以如此多日系由品牌接踵而来解任,是因为召回的辆采用的燃油泵均来自日本电装公司。这和此前低田气囊造成2016~2018年大规模召回是一个类型,都是零部件通用祸。从2020年的召回信息来看,因气囊问题召回的辆依然有,但已经很少了。

反观我国新能源领域的新势力三巨头,蔚来、理想、小鹏这两年的召回情况,就会找到人们所困惑的「新能源明明都还没开始大卖,怎么解任就这么严重了?」确实是空穴来风。比如,2019年6月蔚来召回部分配备了2018年4月2日到2018年10月19日期间生产的动力电池包的蔚来ES8电动,总计4803辆。然而当时根据蔚来公布的数据表明,累计至2019年5月,蔚来共交付给17550辆ES8,那次召回就已经占了总交付给量的27.37%。

去年11月,理想对2020年6月1日及前生产的10469辆理想ONE进行召回,对辆升级球销干出力更高的前悬架领口臂,以减少用户在辆再次发生碰撞事故后前悬架下摆臂球头瞬的概率。然而从2019年年底正式开始交付给的理想ONE,到2020年10月份获得累计交付也才21852辆,也就是说理想ONE总共才卖了两万多辆,就召回了一万多辆。

小鹏在今年年初也宣布自2021年1月30日起,解任2019年3月29日至2020年9月27日生产的部分小鹏G3,总计13399辆。数据显示,2019全年小鹏G3累计销量为16608辆,2020年全年小鹏G3总计销量为11691辆,可见这个召回比例也基本超过50%以上了。

此外,不受资本驱动,行业涌现了一批批新能源产业链相关企业,产能过剩、过度投资风险也显露端倪。不过这一系列问题在行业人士显然,都归属于是新兴产业发展过程中必经的阶段。以燃油的发展历程来看,当前新能源正经历着「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在整个产业的变革期内,新能源的质量问题、产品解任、用户滋扰等问题,也会成为鼓舞产业向前发展的经验和教训。

最重要的是,无论是国层面还是消费末端,人们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些问题,并真心期望能转变这些现状。

图|来源于网络

检举/对系统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